图片
网站标志
图片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自定内容
咨询电话:18516234988 13818394078
电子邮箱:
emmettdong@gmail.com

          emmettdong@jtnfa.com

未经进口审批的境外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保护
作者:祝建军    发布于:2014-01-21 21:52:42    文字:【】【】【
[案情]


    原告:广东中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被告:广东省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

 

    韩国MBC公司是电视连续剧《宫》的原始著作权人。2007年5月,韩国MBC公司与原告广东中凯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凯公司)签署授权书,授权中凯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占享有电视连续剧《宫》的信息网络传播权,期限为两年。中凯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在中国大陆地区办理了电视连续剧《宫》的进口审批手续。

 

    被告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腾讯公司)在其腾讯网(http://www.qq.com)为网络用户提供QQ播客视频分享网站服务。该网站上设置了创造、娱乐、音乐、影视、游戏等多项视频节目分类与编排。2008年5月21日,中凯公司发现腾讯网中的QQ播客上有电视连续剧《宫》可供点击播放,且该剧的用户点击排行榜靠前,播放时间持续了数月。

 

    根据上述事实,中凯公司认为腾讯公司在其视频分享网站上提供电视连续剧《宫》的在线播放服务,侵犯了其对该电视剧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请求法院判令腾讯公司停止侵权,并赔偿中凯公司经济损失15万元。

 

    腾讯公司辩称,其只是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在主观上不存在过错。同时,中凯公司未提供电视连续剧《宫》的进口审批手续,《宫》属于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因此,请求法院驳回中凯公司的诉讼请求。

 

    [审判]

 

    广东省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中凯公司是电视连续剧《宫》的继受著作权人。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了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商免除赔偿责任的5个条件,电视连续剧《宫》由用户上传,腾讯公司对该作品未作任何改变,也未从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在接到起诉状后,删除了该作品。同时,腾讯公司作为信息存储空间的提供者,每天面对存储空间的海量上传信息,要求腾讯公司对每一个上传视频内容进行版权审查,无论从技术上还是商业上都不可行。因此,腾讯公司对用户的上传行为不存在明知或应知的过错。依照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二十二条的规定,一宙法院判决驳回中凯公司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中凯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中凯公司对电视连续剧《宫》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在其视频分享网站上播放该电视剧,侵犯了中凯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接到起诉状后即从其网站上删除了涉案电视剧,故中凯公司诉请腾讯公司停止侵权已无必要。本案中,将电视连续剧《宫》上传至腾讯公司网站的是网络用户,腾讯公司为注册用户提供的是信息存储空间服务。腾讯公司在其视频分享网站上设置了创造、娱乐、音乐、影视、游戏等栏目,此设置不仅便于注册用户分类上传内容,也便于腾讯公司审核注册用户上传的内容。影视作品的制作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等,通常情况下影视作品的权利人不会将其影视作品在互联网上免费上传供公众无偿下载或播放。因此,腾讯公司作为专门从事影视、娱乐等视频分享网站的服务商,应当对用户上传的影视作品负更高的注意义务,但腾讯公司未尽其应有的审查注意义务,在主观上存在应知的过错。故腾讯公司的行为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的免除赔偿条件。由于中凯公司未举证证明其实际损失或腾讯公司的违法所得数额,法院将依法酌定腾讯公司赔偿给中凯公司的经济损失数额。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的规定,二审法院判决撤销一审判决,改判腾讯公司赔偿中凯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8000元。

 

    [评析]

 

    我国对境外影视作品进入中国大陆市场实行进口审批制,但中凯公司作为电视连续剧《宫》的继受著作权人,未办理该影视作品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进口审批手续。本案的疑难问题是:有网络用户擅自将未经进口审批的境外影视作品《宫》上传到腾讯公司的视频分享网站上,其行为直接侵犯了著作权人对《宫》影视作品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腾讯公司在客观上对上述侵权行为提供了技术帮助,在主观上存在应知的过错。针对腾讯公司的上述帮助侵权行为,中凯公司提起的民事救济请求权能被支持吗?

 

    针对上述疑难问题,曾产生了三种不同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依法未办理进口审批手续的境外影视作品属于“法禁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第二种观点认为,我国对境外影视作品实行行政审批制度,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在我国享有的权利是不完全的,著作权人不能积极行使权利,其享有的权利仅限于消极的停止侵害请求权,以及为维权所支付的必要费用,但不包括获得赔偿救济请求权。第三种观点认为,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享有和其他作品同样的著作权,包括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救济请求权。可见,如何解决未经进口审批的境外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保护问题还存在较大争议。

 

    一、境外影视作品进入中国大陆市场的条件

 

    我国对境外影视作品实行进口审批、审查制度。以我国2002年2月1日施行的电影管理条例、出版管理条例为例,其明确规定,国家对境外电影作品的进口实行许可证制度,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境外电影作品的进口活动,也不得发行、放映未取得许可证的境外电影作品。国家对境外音像制品实行审查制度,依法设立出版物进口经营单位,由其负责对进口的出版物进行内容审查。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出版物进口业务。影视进口经营单位应当在取得影视作品著作权人使用许可后,在许可的范围内使用影视作品,未取得许可的,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使用进口影视作品。

 

    就本案来看,韩国MBC公司是电视连续剧《宫》的原始著作权人,该境外影视作品要在中国大陆投入使用,必须满足以下两个要件:1.任何单位或个人(包括著作权人)要进口该影视作品,必须办理该影视作品的进口审批(审查)手续,目的是通过审查过滤掉内容违法作品的使用。这属于公法性质的出版法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而对涉外影视作品的使用施加的管制。2.境外影视作品著作权人以外的人要使用该影视作品,还必须征得境外著作权人的许可,并在著作权人授权使用的范围内使用该电影作品,目的是保护著作权人的私利。这属于私法性质的著作权法为保护著作权人的利益而要求使用人必须履行的义务。

 

    二、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的立法本意

 

    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关于本条的立法本意如何,学者间有不同的学理解读。郑成思先生曾就此做过说明,“当年列这一条的初衷正是要想指出禁止出版的作品根本不享有版权,只是表述为‘不受保护’更易被人接受”。[1]有学者认为,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仅仅指内容违法的作品禁止出版传播。[2]其他学者则认为,从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表述的文义看不出“仅仅指作品内容违法”,该法条应被理解为内容违法的作品与程序违法的作品都不被授予著作权。[3]   

 

    在我国的知识产权司法实践中,不同法院对涉及未经批准的涉外影视作品的保护问题产生了不同的裁判方法。有些法院认为,未经批准的涉外影视作品享有和其他作品同样的著作权,包括停止侵害、赔偿损失等救济手段,尽管权利人不能通过许可他人使用获利,但可以禁止他人使用并可获得赔偿。有些法院则认为,我国对涉外影视作品实行行政审批制度,未经批准的影视作品在我国享有的权利是不完全的,权利人只能限于阻止他人对作品的使用,以及为维护权利所支付的费用,而不包括权利的积极行使方面,也不能获得赔偿救济。[4]

 

    2009年,美国诉中国知识产权保护与执法措施案中,美国在要求中国进行磋商的请求中,对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做出了如下解读:“中国拒绝对那些未被批准在中国进行出版发行的作品、录音制品和表演进行著作权和邻接权的保护与执法。例如,对那些需要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受到审查的作品而言,在该审查完成并获准出版发行之前,是不能受到著作权保护的”。[5]可见,美国对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法禁作品”的范围做出了不合理的扩大化解读,其目的无非是想滥用知识产权争端解决机制请求权,从而给中国施压。最终,美国的该解读方式并没有被争端解决机制的专家所接受。

 

    笔者认为,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的立法本意应为: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应仅指内容违法的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目的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理由如下:

 

    1998年,国家版权局在《关于<侵华日军投降内幕>一书著作权纠纷给最高人民法院的答复》中指出,“我国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仅指内容非法(反动、淫秽、宣传迷信等)的作品,如果内容不违法,仅仅是出版、传播方式非法或不符合有关出版规定,则不是著作权法第四条所称的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6]国家版权局作为我国的版权主管机关,其给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批复代表了国家的意志,是经过慎重论证得出的意见。我国的著作权司法实践已普遍接受了内容违法的作品(而不是指程序)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裁判标准,至于某些法院的不同裁判结果的出现并不代表主流观点。应当说,只有内容违法的作品(而不是指程序)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更符合著作权法的立法本意。

 

    三、对未经进口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著作权的保护

 

    从著作权法(私法)的视角来看,本案韩国电视连续剧《宫》的著作权人以独占许可的方式授权中凯公司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享有对该影视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这意味着中凯公司为在中国大陆地区使用该境外影视作品已履行了征得该境外著作权人许可同意的私法义务。

 

    从出版法(公法)的视角来看,中凯公司欲行使电视连续剧《宫》的著作财产权,还必须通过法定进口审查机构的审批,并经过审查批准后,才能在中国大陆范围内通过信息网络传播该境外影视作品,未经审查批准即行使该权利属于违法行为(违反强行性行政法规的行为)。本案中,中凯公司未履行电视连续剧《宫》的进口审批手续。

 

    从出版法(公法)与著作权法(私法)之间的关系来说,出版法对著作权法具有介入与制衡的功能,[7]其目的是实现著作权人的私利与社会公共利益的平衡,这意味着如出版法规定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私权)需履行特定的公法义务,则著作权人只有履行了出版法义务后方能行使其著作权,即著作权人欲行使其著作权,除了要遵守著作权法的游戏规则外,尚需履行出版法义务。

 

    如此一来,我国实行的境外影视作品进口需履行行政审批的制度设计,将对境外影视作品权利的行使产生深刻影响。从本案来看,中凯公司尽管取得了电视连续剧《宫》著作权人的授权许可,但因未履行该境外影视作品的进口审批手续,故中凯公司不能在民事授权范围内积极行使该著作财产权,即中凯公司依法不能通过积极行使权利的方式获取经济利益。当他人未经许可在中国大陆范围内使用电视连续剧《宫》进行牟利,中凯公司能否行使消极的民事救济请求权?这是正确处理本案纠纷的焦点问题。

 

    为了解决该问题,我们不妨从比较法的视野来寻求答案。德国著作权法认为,“那些含有不道德内容的作品,只要刑法等公法禁止它们使用,在这些作品上就不产生各种积极权利,而只产生消极的著作权权利,即可以针对第三人的权利(比如针对剽窃行为有权请求法律保护)却仍然存在”。[8]美国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在1979年判决的Mitchell V.Cinema Adult案中也采用了相同的判案思路:“版权法中没有一个地方表明国会打算排除对淫秽内容的保护,因此对淫秽作品的作者而言,其仍然有权获得侵权救济”。[9]德国法和美国法的这些规定表明,违反公法禁止性规定的作品,比如淫秽作品,尽管不产生积极的权利,但却能产生消极的救济请求权。该立法精神值得我们参考借鉴,这样有助于调动私人力量来禁止内容违法作品的传播,有利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一条的规定,作者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时就自动取得著作权,而无需履行登记手续或加注版权标记。同时,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二条的规定,外国人的作品在法定条件下,可以获得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这表明,符合法定条件应受我国著作权法保护的境外影视作品,并没有规定必须以实际履行了进口审批手续为条件。但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第一款规定了内容违法的作品不受著作权法保护。根据我国电影管理条例和出版管理条例的规定,我国对境外影视作品的进口实行审查制,目的是通过审查以筛除内容违法的作品进入中国大陆市场,这是出版法为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而对境外影视作品的进口行为施加的管制。由此可见,我国著作权法与电影管理条例、出版管理条例等法律规范的联接点在于维护社会公共利益。我国原著作权法是通过不保护内容违法的作品来实现社会公共利益,而我国电影管理条例、出版管理条例则是通过审查过滤掉内容违法的作品来保护社会公共利益,由此可见,“未经进口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是从出版法(公法)的视角来定性影视作品,而“内容违法的作品”是从民事保护(私法)的视角来定性影视作品。

 

    通过对上述法律规范的实证分析,笔者认为,从人民法院审理著作权侵权纠纷案(民事审判)的视角来看,境外影视作品在中国大陆地区能否受到保护的关键不在于其是否履行了进口审批手续,而在于该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有进口手续可证明作品内容合法,但没进口手续作品内容也可能合法)。因此,境外影视作品在民事审判中受保护的条件应为:1.原告是境外影视作品的原始著作权人或经其授权的继受著作权人;2.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合法;3.被告未经许可使用了该境外影视作品。

 

    对人民法院在审理有关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的侵权案件中,能否自行审查该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存在着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人民法院应委托法定审批机关鉴定后方能继续审理案件,而不能自行判定该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另一种观点认为,人民法院作为国家的审判机关,依法有权从社会公共利益的价值取向出发来判断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以此来判定应否给予当事人著作权法保护。笔者认为,人民法院从审理案件之公正和效率的角度出发,可以根据个案情况,适宜地选择上述两种不同方法来判断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应注意的是,判断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具有动态性,这与社会的变迁与人们价值观念的变化等因素有关。

 

    审理境外影视作品著作权侵权纠纷案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研讨:如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合法,人民法院判决侵权人停止侵权毫无法律障碍,关键在于著作权人要求侵权人赔偿的诉讼请求应否被支持。笔者认为,根据民法法谚“任何人不能通过违法行为获利”,基于维护法律公平正义精神的意旨,著作权法应剥夺侵权人因该违法行为获得的利益。同时,考虑到侵权人获得的经济利益是以侵犯著作权人的著作财产权为代价的,因此,将侵权人获得的经济利益赔偿给著作权人比较公平。另外,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的赔偿标准有三种,即侵权人因侵权给著作权人造成的实际损失;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违法所得;在上述两种赔偿标准无法确定的情况下由法官依法酌定判赔。所以,尽管著作权人不能够积极行使著作财产权获利,但侵权人却因侵权获得了利益,因此,如能证明侵权人获利数额,人民法院可将侵权人该获利赔偿给著作权人;如侵权人侵权获利的数额无法确定,人民法院可依法酌定侵权人赔偿给著作权人的数额。但不应将著作权人获得的上述赔偿救济看作是其逃避进口监管的行为。

 

    本案法院认定电视连续剧《宫》的内容合法,并判决支持中凯公司要求赔偿经济损失的主张是妥当的。

 

    四、我国新修改的著作权法对类似本案的规制

 

    我国原著作权法第四条规定:“依法禁止出版、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公共利益。”2010年2月26日,该条被修改为:“著作权人行使著作权,不得违反宪法和法律,不得损害公共利益;国家对作品的出版、传播依法进行监督管理。”我国著作权法第四条的修改,意味着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要求侵权人停止侵权的主张,不再受该作品的内容是否违法的影响,即只要他人未经许可使用了该境外影视作品,著作权人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侵权人停止侵权,人民法院不需要审查该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是否合法,就可判令该侵权人停止侵权。但著作权人要求侵权人赔偿损失的主张要获得法律的支持,仍必须以该未经批准的境外影视作品的内容合法为条件。如作品的内容不合法,著作权人要求赔偿损失的诉请将被驳回,人民法院可采用民事制裁的方式收缴侵权人进行非法活动的财物和违法所得,亦可向法定机关出具司法建议函,以追究侵权人的行政责任或刑事责任。

作者单位: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

 

影视传媒法律服务——影视合同律师、影视制作律师、版权贸易律师、新媒体公司律师、影视发行公司律师、编剧律师、影视工作室律师、剧组律师、演员律师、肖像权律师、名誉权律师、导演律师、影视投融资律师、电影院线律师、广告公司律师、传媒公司律师、唱片公司律师、音乐人律师、艺人经纪公司律师、模特经纪公司律师、经纪公司法律顾问、明星私人律师、网络侵权律师、盗版监控律师、著作权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公司法律顾问、影视从业人员私人律师、影视企业新三板挂牌律师。

 

法律服务咨询电话:董燃律师团队  18516234988  13818394078

浏览 (145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祝建军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 2008-2014 上海影视传媒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18516234988 13818394078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8层    邮编:200120
7F,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Tower 201 Century Avenue Pudong New Area
Shanghai 200120,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