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网站标志
图片
全站搜索
会员登录
登录账号
密码
验证码
您好,您已登录!  您有条新到站内短信  进入会员中心  退出登录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自定内容
咨询电话:18516234988 13818394078
电子邮箱:
emmettdong@gmail.com

          emmettdong@jtnfa.com

电视剧著作权归属的确定方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4-01-21 21:47:46    文字:【】【】【
摘要:裁判要旨:在电视剧制作过程中参与创作、拍摄等活动的主体并不因付出了较多的劳动而当然地取得著作权。据著作权法第15条规定,电视剧本身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而编剧、导演等享有署名权,并有权依照合同获得报酬。
 

     [案情]

    原告:广东省深圳东方艺术培训中心。
    被告:辉晴国际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晴公司)。

 

    2006年11月7日,被告向原告发出邀请,希望由原告承接被告拍摄的20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补拍和后期制作业务。原告表示同意,并与之签订了第一份补拍和后期制作合同。签订合同之后,原告完成了合同约定工作量的1/3后,向被告索要《白色休止符》前期制作的剧本、故事大纲(故事梗概)。分镜头剧本以完成余下2/3的工作,但被告却告知由于被告公司内部的矛盾,无法取得原剧本,被告公司董事之一杜恩赐提出采取回批方式重新找回镜头(硬盘)。于是原告和被告双方就此签订了第二份补拍和后期制作合同。随后,原告再次向被告索要重新剪辑不可缺少的场记资料,被告仍然无法提供。在被告无法提供上述资料的情况下,原告无法通过技术手段解决问题,由此导致了第二份合同无法正常履行。后考虑到《白色休止符》后期卖片产生的利益,原告重新组织了创作班子,重新制作了剩余的剧集,并承担了由此产生的音乐创作、人员聘请等相关费用。新编《白色休止符》完成以后,原告和被告一同赴海南审片,并获得通过。当原告认为自己已经当然地成为《白色休止符》的制作人并自费到北京进行宣传的时候,被告却向原告索要《白色休止符》的母带,并出示了制作单位为平平文化传播公司的电视剧许可证,双方遂发生矛盾。

 

    原告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1.确认新编20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著作权归原告所有;2.确认原告为新编20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制作单位并享有发行权;3.被告停止对原告新编20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发行署名权的侵害;4.被告赔偿原告4首原创歌曲人民币13万元(含还未付清的人民币3万元);5.本案的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在诉讼过程中,原告撤回了第4项诉请。原告还当庭提出其第一项诉请不仅是要求确认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著作权,而且还包括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剧本的著作权。

 

    法院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

 

    2006年11月7日,原告和被告签订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后期制作及补拍合同书。合同约定包括:原告负责电视剧后期全面补拍和后期制作工作(包括重新后期剪辑制作、导演、配音演员、录音配音工作、主题歌、主题曲,全剧配乐、片头片尾包装、宣传片花制作等,以及根据需要进行补拍的技术性工作);本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著作权、版权(包括所有的素材内容)归被告所有,经原告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本作品后产生的作品著作权为被告所有,原告应遵守本合同的约定,原告不享有本作品的著作权及其他相关权利;电视剧后期制作及补拍费用为人民币20万元,被告负责电视剧后期补拍和后期制作的相应费用。

 

    2006年12月31日,原告和被告签订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后期制作补充合同。合同约定包括:由于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后期制作硬盘及前期拍摄资料无法追回,被告委托原告重新采集并剪辑配音音乐前期拍摄丢失的内容(不包括音效部分),同意再投人民币5万给原告,作为重新剪辑的费用;原告经与被告协商同意组织工作人员重新采集、剪辑、配音、音乐前期拍摄丢失部分(不包括音效部分);其它事宜第一份合同已写明。

 

    被告于2006年11月7日至2007年6月21日分8次共向原告支付制作费用人民币28万元。

 

    2007年7月31日,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颁发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发行许可证(编号为甲第105号),该证载明《白色休止符》的制作单位是海南广播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深圳平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审判]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1.原告是否享有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著作权;2.原告是否享有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剧本的著作权。

 

    对于焦点一,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影视作品和以类似摄制影视的方法创作的作品的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本案中,原告和被告争议著作权权属的对象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属于以类似摄制影视的方法创作的作品,其著作权依法应由制片者享有。原告并未提交其系电视剧《白色休止符》之制片者的相关证据,因此,原告关于其享有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著作权之主张不能成立。

 

 

    对于焦点二,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认为,原告和被告于2006年11月7日签订了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后期制作及补拍合同书,该合同书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并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合法有效。该合同书第四条明确约定:“本电视剧《白色休止符》的著作权、版权(包括所有的素材内容)归甲方(被告)所有,经乙方(原告)改编、翻译、注释、整理、汇编本作品后产生的作品著作权为甲方所有,乙方应遵守本合同的约定,乙方不享有本作品的著作权及其他相关权利”。依据上述约定,原告关于其享有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剧本的著作权之主张亦不能成立。

 

    依据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对双方争议焦点的评判,原告关于被告停止对原告新编电视剧《白色休止符》发行署名权侵害之主张亦不能成立。

 

    综上,依照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二十八条,著作权法第十五条之规定,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如何确认电视剧本身和电视剧剧本的著作权归属。

 

    对于以上两个问题,我国著作权法已经有了规定,因此,实际上本案在法律适用上并没有过多的争议。但是由于法律规定得过于原则,使得许多公众对于上述问题中的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中产生的差异存在不解,因此,需要探究法条规定背后的深意来理解法律,以便更准确地适用法律。

 

    首先,就电视剧本身而言,由于其中参与创作、付出了劳动的人较多,涉及的权利也就较为复杂。在这些权利中,最重要的自然是电视剧本身的著作权。依照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之著作权由制片者享有。那么谁可以成为制片者?我国法律并没有进一步规定,只能留给参与电视剧制作的各方关系人进行约定。著作权法此种分配权利义务的方式,最大限度地尊重了各方关系人的意思自治,但是也正因为意思自治的范围过宽,使得一般人难以分辨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制片者,从而容易导致类似本案的纠纷。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比较法的角度来分析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规定。德国著作权法在规定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属于参加影视创作的每一个自然人的同时,又规定了这些享有影视著作权的每一个自然人在一开始就把自己的经济权利转让给了制片者,由制片者来行使影视作品的著作权;美国版权法将影视作品的版权直接划归制片者享有。

 

    在德国,无论事实上是否存在各个参与创作的自然人将权利转让给制片者这一行为,法律都拟制了这样一个行为,使得参与电视剧创作的人原则上都不是电视剧的制作者,只有通过约定指定的某些人才能成为电视剧制作者。这样的规定,与德国民法理论上物权行为、债权行为的思维方式异曲同工——通过拟制的某种行为,将一个简单的客观事实分解成几个抽象的法律事实,从而使得法律关系更加明确,权利义务的分配也更加清晰,以避免纠纷的发生。在美国,版权法中并没有一个法条明确规定了电视剧的版权归制片者所有,但是按照其逻辑体系,对电视剧中包含的任一客体享有专有权利的人都可以成为制片者。那么美国社会中有可能享有电视剧中包含的客体的专有权利的,必定是经纪公司、唱片公司和电视台等强势行业,这是由成熟的美国文化娱乐产业体系所决定的。所以在美国,不可能出现参与电视剧制作的个人争夺版权的情况。美国版权法从另外一个角度解决了这个问题。

 

    我国的规定与德国的规定较为接近,但又与德国不完全相同。我国制定著作权法的时候,文化娱乐产业并不像现在如此发达,各方主体的权利意识也没有这么强,所以比较原则的规定也是适应当时社会要求的。但发展至今,这样的规定就已经不再适应复杂的权利义务关系,从而也就导致了各种纠纷的出现。我国仅是在法律中规定了影视作品的著作权归制片者享有,但并未同时规定什么样的人是制作者,于是就出现了本案争议。一种观点认为:真正制作电视剧的人才是制作人,本案中的原告就是真正实施了制作成电视剧行为的人。另一种观点认为:只有具有一定资质,并且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人才能成为制作人。电视剧等影视作品的制作者所享有的制作者权与一般文学作品的创作人所享有的著作权并不完全相同,影视作品的制作远比文学作品的创作要复杂,其中的程序也更加繁琐,所以法律才特别规定了制作者权,目的在于赋予制作者最相称的权利。本案中,被告不仅是获得国家行政许可有权制作电视剧的公司,两份合同也明确约定电视剧著作权归属被告,所以被告才是制片者,享有著作权。原告仅是实施了制作电视剧的行为,并不能因此直接认定就是电视剧的制作人。

 

    其次,就电视剧剧本来说,著作权法第十五条同时规定,编剧、导演、摄影、作词、作曲等作者享有署名权,并有权按照与制片者签订的合同获得报酬。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该法条明确规定了署名权等权利应该归属进行了创作的人。本案中,原告和被告分别签订的两份合同都约定了电视剧的著作权归属被告,虽然合同中没有明确电视剧的著作权是指电视剧本身的著作权还是电视剧剧本的著作权,但是根据合同目的来分析,二者的著作仅都是属于被告的。因此,虽然原告组织人员创作了新的《白色休止符》的剧本并拍摄,但根据合同约定,剧本的著作权中的财产权应归属于被告,而署名权等人身性质的权利,则应由创作剧本的人所享有,原告并不因组织人员创作了新的《白色休止符》的剧本并拍摄而享有要求署名的权利。对于署名权,由于法律上有明确规定,所以在实际操作中争议不大。法院对于原告关于署名权的诉讼请求就适用了著作权法第十五条的规定而予以驳回,但是与署名权性质相同的其他具有人身性质的著作权,例如修改权、发表权、保护作品完整权等,就有所不同了。对这些权利,法律并没有明确规定由谁行使、如何行使,就使得实践中出现了多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编剧仅是用文字的形式为拍摄和制作视听作品提供了基础,从经济效益的角度出发,修改权等除署名权以外的人身性质的著作权还是由制作者享有,由制作者来行使;另一种观点认为,根据传统民法的基本原理,人身性质的权利是不能转让的,所以这些权利还是由编剧享有,只是编剧放弃了这些权利,而由制作者在行使影视作品的财产性著作权时一并行使。笔者认为第二种观点在实际操作中是最有利于降低风险、避免诉讼的,毕竟法律没有对修改权等除署名权以外的人身性质的著作权作出归属制作者的规定。在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况下,根据民法的基本原理是推导不出归属制作者的,而设定了编剧放弃了这些权利不行使,则巧妙地避免了这一法理矛盾,也就达到了降低诉讼风险的目的。影视作品中的其他参与创作人例如特效制作、音乐创作等人的权利都可以比照类似的方式处理。

 

    此外,原告要求的发行署名权并不是一个明确的概念。原告因为自行进行了卖片宣传而认为自己成为发行人的想法是错误的。因为根据我国《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管理规定》,只有获得了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电视剧发行许可证,才有可能进入电视剧版权交易市场。原告没有向广电总局进行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申请,所以也不具有发行电视剧的资质,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发行署名权。原告没有将一部电视剧中包含的各类作品分开来,从而导致原告在《白色休止符》相关著作权权利归属认识上的错误。


作者单位: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

 

影视传媒法律服务——影视合同律师、影视制作律师、版权贸易律师、新媒体公司律师、影视发行公司律师、编剧律师、影视工作室律师、剧组律师、演员律师、肖像权律师、名誉权律师、导演律师、影视投融资律师、电影院线律师、广告公司律师、传媒公司律师、唱片公司律师、音乐人律师、艺人经纪公司律师、模特经纪公司律师、经纪公司法律顾问、明星私人律师、网络侵权律师、盗版监控律师、著作权刑事辩护律师、影视传媒公司法律顾问、影视从业人员私人律师、影视企业新三板挂牌律师。

 

法律服务咨询电话:董燃律师团队  18516234988  13818394078

浏览 (135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脚注信息

© 2008-2014 上海影视传媒律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咨询电话:18516234988 13818394078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18层    邮编:200120
7F, Standard Chartered Bank Tower 201 Century Avenue Pudong New Area
Shanghai 200120, China